推广 热搜: 最新  最热  关注最多 

在线注册账号_现代水墨画的味道 · 袁武

   日期:2020-01-11 19:22:21     来源:梅子新闻网    浏览:2560    评论:0    

在线注册账号_现代水墨画的味道 · 袁武

在线注册账号,袁武,1959年9月生于吉林省吉林市,1984年毕业于东北师范大学艺术系,获学士学位,1995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获硕士学位。历任解放军艺术学院美术系副主任、教授;北京画院执行院长,2017年3月辞去北京画院执行院长之职。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中国画艺术委员会副主任;北京画院专业画家,国家画院研究员,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袁武

——系列作品的“前世今生”

或者雄踞世界之巅的青藏高原自带神秘色彩之故,那片雪域高原总令艺术家们魂牵梦萦。自 20 世纪 50 年代始,藏族题材的中国人物画作品频频问世,以时间大致可划分为“50-70 年代”和“80 年代以来”两个时期。艺术家们大多选择一些普通的藏民少女或老妪作素材,刻画他们或纯真、或饱经沧桑的面庞,配以独有的少数民族服饰来展示雪域高原的风情,借以思考人与自然的关系。

但袁武的藏族人物画显然是特别的。从来没有这样一种艺术表现方式组成系列的“人”皆是以“朝拜”或“祈祷”的姿势呈现。《静穆的高原》按创作的先后顺序可分为《大昭寺的清晨》《高天无声》《朝拜者的天空》以及刚完成的《心﹒灯》共四个组列。

“朝拜”这一动作本身具有一种形而上的意义,但我想,如果将《静穆的高原》系列作品的创作思想单纯指向唤醒人性,赞誉一种宗教信仰和灵魂生活的方式,袁武大可不必这样费周折,以跨度七年完成一百多幅作品的方式展现。

一种新的艺术形式的产生,是其在时间和空间意义的必然。《静穆的高原》系列作品里有画家独特的理性思考,它是一个特殊的标志,也是画家袁武艺术生涯的转折点。

《朝拜者的天空》 500x600 cm 纸本水墨设色 2018年作

(一)精神原色

袁武第一次进藏是在 1994 年,那是他由长春书画院一名专业画家考到中央美院读研究生的第二年。5 月,他跟随导师姚有多先生到甘南藏族自治州写生。他们来到一个叫“则咔”的村庄,袁武拿着相机在村子周围拍照,天那样蓝,仿佛随手能掬起天上的白云,一群牦牛正在安安静静地吃草,近处是草地、牦牛,远处是山峦,四周一片静寂,他心下暗想,这地方怎么这样安静?

或者北京的喧嚣与藏区的静谧形成了一种反差,翻开袁武的日记,可以感受到第一次进藏时这种天然的静寂给予他心灵上的震动。

“几个老妇人,盘腿静坐在草地上,双目微阖手摇经筒,在虔诚地祷告。祷告的时间长得惊人,夜幕降临,她们还默默地坐在那里。”

“夜色笼罩下来,牦牛像一个个黑色的树墩,一动不动,散立山坡。时而,一个藏妇牵着牦牛或背着孩子静悄悄走过山峦,时而几个牧民骑着马,悠悠而来,又匆匆而去,留下长长的哨声和高昂的呼叫……”

在藏区巨大的静谧中,袁武第一次感觉与天地有了交流。这里离大自然这样近,与天这样近,而与人却这样遥远。这里没有争斗,没有喧哗,抬头见天,低头见草,仿佛一辈子只有一颗朝朝暮暮的素心。他暂停了拍照,置身于这片安静中望着远方伫立良久。自此,这片静谧便扎根到了他的灵魂深处,成为他创作的芳草地。

《心灯》系列 纸本水墨设色 365x145cm 2019

回京后,袁武完成了第一幅少数民族题材的作品《没有风的春天》,同年,《没有风的春天》获第八届全国美展奖牌(该届无金银铜奖)。之后,袁武的命运再一次发生转折。1995 年 8 月,袁武中央美院研究生毕业后特招入伍,被分配到解放军艺术学院美术系任教。十几年内,袁武创作了《夏日,阿拉山口的雪》、《夜草》、《亲人》、《进山》、抗联组画—生存》、《抗联组画—牺牲》、《东北抗日联军》等一系列主题性绘画作品,几乎囊括了全国大型美术展览的各种奖项。他成为国内美术界奖牌“大满贯”获得者,被人冠之以“获奖专业户”的称谓。但随着他艺术创作的逐渐成熟,其意识形态也在悄悄的发生着变化。

袁武爱读书,对世界性的文学经典作品以及其它领域前沿知识多有涉猎,他从来不会人云亦云般地随波逐流,有着独立的思考和清醒的认识。他开始觉得自己秉承的“现实主义”创作理念其实是个伪命题,他所创作的所谓“社会主义现实主义作品”,无论从表现还是题材上,越来越不能代表自己;他笔下所谓的“现实”其实是“被装饰的现实”,真正的现实往往像绚丽花朵下面被覆盖的枝干,瘦骨嶙峋且脆弱不堪,大多数人明知花朵下面的真相仍然坚持选择讴歌花朵,而丧失了个人思考和深刻反省的能力,而有悖于真实的创作在他看来并没多少意义。袁武厌恶一切虚假的事物,假学术,伪善,蓄意的炒作以及被粉饰的繁荣,他会不加掩饰地发表自己的观点,而不顾忌是否有当事人在场。当然,他的真实绝不只针对他人,也同样狠狠地指向自己。

袁武有写日记的习惯,即使已经发表的部分日记,你也会诧异于他直面自己的勇气。生活的艰辛,第一次高考的失利,甚至第一次婚姻的仓促,他都冷静客观的记录下来。他说“自己在绘画方面笨,缺少天赋,因而只有通过勤奋来弥补”;他说自己“没有能力把画画的事捋顺成系统的理论体系,所以,掩耳盗铃、只管画画,不问画理……”他以纪实的形式把自己的过往都记录下来,事隔多年后,再照原样呈现给自己与读者,仿佛那是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

《心灯》系列 纸本水墨设色 365x145cm 2019

我们都懂得,这样的真实,在当今美术圈是一个异数。就像路遥在《平凡的世界》中所说:“我真诚的描绘了生活,并没有‘弄虚作假’,我表达了自己的人生,这一切就足够了”。所谓“你是什么样子,你的人生就是什么样子,你的艺术便是什么样子”。袁武的样子,便是他艺术的样子,这是袁武的精神底色,这种“底色”暗合了西藏原生态的风土人情, 他们之间有着一种“精神血统”——真实。

他用真实的目光开始重新审视周围所发生的一切。即使在“主题性绘画”的创作任务中,他仍然试图表达出自己真实的思考和感悟,我们从他的作品中能够感觉到袁武意识形态发生的变化。2009 年,袁武完成了第三幅以西藏为题材的作品《走过沱沱河》,这一次,他将自己独立的思考移植到这一主题性绘画作品中。他在《走过沱沱河》中表达了少数民族原生态文化正遭受破坏的焦灼,画中藏族汉子伸出的拳头象征着他们对外来文化侵蚀的反抗——藏族有属于自己的宗族血缘关系、文化和承传关系,应该保持独立的思想体系和文化体系。显然,画家先知先觉地意识到了这一问题,试图引起别人对这一现象的警觉。

走过沱沱河 366cm×732cm 2009

同一年,袁武完成了他的《大山水》系列作品。这一次,他用沉郁的笔调表达了对中国传统文化的丧经之痛。他看到,我们所引以为骄傲的几千年的传统文化面临断裂的危险,《诗》《书》《礼》《乐》《易》《春秋》都在,然而其根与魂在现实的利益面前即将土崩瓦解。当下的中国社会,人文情怀和道德情操与生产力的发展成反比例下滑。几乎所有的领域都缺少一种文明且理性的可持续性发展方式,在利益面前,各行各业都有一个双重规则——“表面的规则”和 “潜在的规则”。

《大山水》所具有的象征意义让我们思考,在利益的驱使下,国人把传统文化已经糟蹋得面目全非,精神品格、道德感等形而上的意识形态被形而下的金钱、物质所异化、扭曲、变形,画家用批判的笔触谱写了一曲中国文化正在不断凋落的哀歌。

袁武开始在作品中表达真实的思想。保持真实,无疑就是一个英雄,尤其在这个表演的时代。2009 年 12 月,袁武完成了人生中一个重要转折——他主动提出申请结束 14 年的军旅生活,由解放军艺术学院转业到北京画院任副院长,成为一名专业画家。亲人朋友苦劝,但他想尽量减少附加在艺术之外的东西,特别是“主题性绘画”和“全国美展”那种公共的审美套路,他想尽可能独立于艺术。

《心灯》系列 纸本水墨设色 365x145cm 2019

(二)永远的大昭寺

相似的灵魂总会相遇。

2011 年 7 月,袁武再次到达西藏自治区,来到拉萨、山南、林芝、日喀则等地区。

谁都没想到,这次进藏成为袁武艺术史上、甚至中国美术史上的一个重大事件。

袁武在拉萨大昭寺前呆住了。

当袁武在大昭寺前看到浩浩荡荡、虔诚肃穆的朝拜队伍时,他整个人愣住了。以至于其他人都走了,唯有他仍然守在大昭寺前痴痴注视。之后,袁武又分两次独自赶赴甘南藏族自治州和西藏拉萨大昭寺,他把自己的心灵彻底打开,肆意与这片神奇的土地亲密接触而产生私密的物语。2013 年,袁武开始了《大昭寺的清晨》系列作品的创作。截止到此文完成前,他仍然在创作“朝拜者”这一系列作品,分别是《大昭寺的清晨》(其中包括 100 幅头像,40 幅匍匐磕头、1 幅三联画)、《高天无声》、《朝拜者的天空》以及刚完成的《心﹒灯》系列(34 幅线描与水墨作品),最后总标题确定为《静穆的高原》组画。

“为现代人招魂,完成人类的自我救赎”是艺评家们对《大昭寺的清晨》作品的重要解读。但对画家袁武来说,《大昭寺的清晨》系列作品是他艺术人生的一次大转折,是其艺术语言和艺术思想的全面转型。

袁武的作品一向不追求写实,同时亦非完全抽象,他在严肃地寻找中国画与西画结合之间的改良。他冷静客观地分析了中西画的差异以及当前美术界存在的现象。西方绘画注重的是面、光影以及体积,观察的立足点是焦点透视,而传统的中国画观察的方式则是线造型和散点透视,更注重作画人主观情感的抒发和表达,所以“意味性”是中国画独特的审美核心,意境、格调、气韵成为关键的审美因素。但严格来讲,传统中国画的造型并不严谨,它没有以透视、解剖为基础的科学造型,西画介入之后,很多艺术家又丢掉了中国画特有的“意象造型”而让“写实”大行其道,所以目前美术界的普遍状态是——坚持“纯中”则没有科学严谨的造型,“学西”又丢掉了中国画的写意精神。多少艺术家过于沉迷西画的“写实”功能,让中国画丢掉了本身所独有的“绘画性”和“写意性”,画照片,甚至描画投影仪的风气弥漫整个艺术圈,全国美展上那些工工整整、逼真写实的绘画作品哪里能够体现中国画的写意精神?他要做的,就是在两者之间寻求一个平衡,“让中西方绘画有一次新的结合,重新生一个孩子,这个孩子是东方的,但他具备着西方一些合理的东西”。

《心灯》系列 纸本水墨设色 365x145cm 2019

我们可以在《静穆的高原》系列作品中看到画家对这一理念的探索,看到传统中国画中笔墨和线条的魅力。没有光影,没有透视,画家利用线条的抑扬顿挫,用墨色的浓淡干湿来体现画面的不同质感和层次。线条有时刚劲威猛,有时激荡澎湃,有时柔若清泉,刚柔、曲直、粗细、长短、干湿,都在随画家情绪的变换起伏,在不知不觉的情境下产生微妙的变化,在多样中求统一,在统一中又有变化,让人看了不觉得乏味,带着一种神奇、强烈的色彩,使每个人物形象呈现出不同的气质。除了对线条和笔墨的驾驭能力,画家明显又植入西画的因子,通过不同的敷染技巧,在人物的面部等部位造就出或粗粝或温润的质感,将色彩和墨的干湿浓淡相融合,使墨的黑与彩的绚丽形成浑然一体的语言特征,能够迅速地通过直觉与直感建立起一种视觉通感。

而从思想性上讲,袁武则开始由关注“人”的命运以及与人的命运相关的社会环境和人文环境转向人的“内世界”进行探索。《静穆的高原》组画无一例外全部是朝圣者,但他其实对藏传佛教知之甚少,也并非宣扬这一宗教,他只是为成千上万朝圣者虔诚的行为震惊和感动。他曾经说:“这些朝圣者,他们物质生活粗糙而贫乏,但他们却有自己的灵魂世界,有敬畏之心、有精神寄托和信仰坚守。部分现代人甚至认为他们是原始且愚昧的,但愚昧的人尚有精神世界,聪明人难道不该汗颜吗?对灵魂世界的景仰与崇拜,这恰是我们这些‘聪明的’现代人所怱略的,在物欲横流的喧嚣中,我们迷失了自我,灵魂被弃、内心被封堵、精神世界荒芜一片”。所谓人生的三种境界,多数现代人连最基本的精神世界都没有,遑论灵魂与信仰?

《心灯》系列 纸本水墨设色 365x145cm 2019

优秀的艺术家都有自己独立且持久性的创作思想体系。莫兰迪一生都在画那些普通的瓶瓶罐罐,但他赋予了平凡微小的事物以永恒的外观,反映的是整个宇宙的状态;荷尔拜因终生致力于肖像创作,他以直观的、高度写实的手法忠实记录了自己的感受和理解并富有独创性,而画家袁武他想以一种持久创作的态度和体系(他用七年时间创作完成《静穆的高原》系列作品,用横跨 25 年的时间完成了藏族题材的作品)引发人们对于目前精神世界贫乏,心灵干渴的反向思考,唤醒当代人对于精神世界的追求。

但没想到的是,《静穆的高原》中的“大昭寺”不但是朝拜者的大昭寺,观者的“大昭寺”,更成为了画家本人的“大昭寺”。

2017 年 2 月26 日,《静穆的高原》系列作品尚在创作中,画家袁武主动辞掉北京画院执行院长职务,完全成为一名自由的职业画家。

“自由”这两个字成为他异于别人的独有标志,这在当前的中国美术界是唯一的,但在他来说却是必然的。

可以说,年青时代的他体内便生长着一个高贵的基因——自由的性情,二十几岁时他便创作了《又是一年春草绿》、《这里有条小河》、《远来的风》等一批明显带有怀斯风格的作品,具有普遍的怀乡情结、田园情结,蒙着一层忧伤的基调。其实,故乡田园的深层意蕴正是自然、自由这一人类的根性,根源于那个“自然,自由之我”。但他是农民的儿子,过早品尝了生活的苦难,身上背负着父母厚重的期盼,那“自由性情”便在现实面前层层裹起,他没有资格、能力、条件去活出真实的自我,但随着“自由之我”的不停长大, 当他有了自己独立的思考,“反工具性”的潜能便会潜滋暗长,直至对“工具之我”进行彻底否定,然后去寻找“自由之我”,去表达“自由的艺术”。

《心灯》系列 纸本水墨设色 365x145cm 2019

他说:“自画大昭寺系列作品开始,我将不再接受任何主题性创作任务。”

这一系列作品终止了画家二十多年的“主题性”绘画创作历史,他彻底摒弃了 “主题性绘画”中公共的审美套路,实现了他对艺术观念、创作方式、表现语言的全面转变 ……这是袁武艺术语言与思想体系的转折点,也是他艺术人生的分水岭。他再次挣脱了绑架在艺术之上的所有桎梏,把自己还原成一个单纯的艺术家。现在我们再看那些向着自己的神祇虔诚至极的朝拜者,已经不仅是最初的感动,那是画家袁武生命气象化合成的艺术气象。王曦之从兰亭集会的一时热闹里看到的是永恒的悲凉,而袁武一定在社会的喧嚣中感觉到了那些令自己的艺术与人生滋生菌斑的物什。自古以来,功名对于士人极具魅惑,“仕而优则学,学而优则仕”,读书、做学问的目的就是有朝一日能入朝为官。尤其在现代,功名几乎意味着可以获得一切。谁会主动舍弃那些已经得到的繁华,更多的人在功名面前选择舍弃自己的诚实和痴情。

但他第二次主动选择了退到艺术后面。

在这个时代,很多事情找不到答案,或者人们根本就不想找到答案。但时间与历史在未来一定会有一个最好的答案.

《心灯》系列 纸本水墨设色 365x145cm 2019

(三)另一个高原

《静穆的高原》之后,袁武从一个“高原”走向了另外一个“高原”。这注定是一次分隔。

从他进藏到《静穆的高原》系列作品的产生,以及他个人做出的一次比一次远离世俗,一次比一次接近艺术的决定,我们不得不做出这样的结论——画家袁武终生在进行着一场“生命审美”实践,他直接把个体生命的气质、形象、语言、行为等当作审美对象,把生命品格直接转化成了艺术品格。他一次次用自己的画笔鞭挞和批判现实中的非理性成份,自觉或不自觉的把自己作为了艺术的“活祭”。

在创作《静穆的高原》系列作品的同时,2016 年,他又完成了系列作品《大江东去》。

这次,他再次把自己的赤子之心盯到了历史深处,盯到了时代的十字路口处那些左右历史发展方向的“大人物”。只不过,他不像其他艺术家那样把色彩习惯性的调成“红色”,他把色调调到了“灰色”,因为“灰色”是最接近人性的色彩,它奔跑于黑白之间,像极了人心,是常变的,善变的,是最像人的颜色,也是最懂人性的颜色。这些被历史赋予特殊使命的“大人物”,或完成了自己的丰功伟绩,或至今都不能把真实的自己晾晒于时间的阳光之下,但被修饰的真实毕竟不是永远的真实。一个人在一个时代是否有价值,有多大的价值,答案也许不一定在这个时代。大江东去之后,每个人的时代都会渐行渐远,繁华已逝,辉煌褪尽,只剩下一个真实的、过往的生命与天地宇宙之间的关系,成耶?败耶?是耶?非耶?把答案交给历史与时间吧,谁又能戴着面具驻入到永恒?有些人活在当前,有些人选择活在未来。

《心灯》系列 纸本水墨设色 365x145cm 2019

这与《静穆的高原》同属一个色系。这是另外一个高原。人性的高原。袁武主动选择了这高原,且明知那高原之上至今人烟稀少。他的成就是斐然的,是唯一的。“唯一”的获奖大满贯者,“唯一的”放弃优越的职位再回归艺术者。他在世俗中实现价值,然后又坚决地摒弃世俗。我因而觉得他其实是孤独的,而古往今来真正的大学问和大思想者,都有着冷寂的孤独。孤独如康德者,才能对天上的星辰和人内心的道德律令产生敬畏;孤独如卢梭者,才能提出“回到自然”的人性构想和建立“社会契约”的政治理想,而大多数人或主动或被动地被淹没在生活的蝇营狗苟之中。袁武却主动选择了这份孤独,因为他对自己的心灵极为忠诚,且都在以极质朴的方式进行表达。他对土地以及土地上的生灵始终怀着一种悲天悯人的情怀,结实的,厚重的,苍茫的,甚至悲怆的,带有明显的苦难意识和大地情怀。这些作品都如雕塑般一样厚重,沉重,带着历史和岁月的沧桑感,像极了他的人生,甚至,你仔细观察他走路的姿势——快,但却充满力量,沉沉甸甸,结结实实,仿佛每走一步他都要在土地上烙上一个结实的、清晰的、厚重的脚印,似乎唯其如此,才能说明他在这一段历史中所担负的使命。

大昭寺的清晨之四 220cm×450cm 2014

我写下这些文字时,《静穆的高原》尚未确定展览日期,但我可以想象近 200 幅朝拜者的作品在几千米的大厅中展览的盛况,甚至也可以想象全场观者的状态,那一刻,尘嚣隔离,每个人成为了朝拜者,向自己心中仅有的精神追求和残存的精神信念以致敬,向心中“静穆的高原”以致敬。在这片高原上,袁武完成了与自己与天地之间的对话,这一对话超越时间和空间,甚至连所在的这个时代都低到了尘埃之中。在这片高原上,艺术高雅,街道干净,市民从容,阳光从梧桐树纷披的叶子洒落下来,有好听的鸟在空谷间唱着清亮的歌,那是袁武理想中静穆的高原,也是我们希望达到的高原。那必是一个理性的、民主的、自由的、真实的、干净的所在,而其实我们都知道,当一个人始终忠诚于自己,他便置身于自己的高原之上。

2019年 7 月 31 日完稿于青州

大昭寺的清晨系列 68cm×82cm 2018

推广艺术新势力 | 主攻学术·引领收藏·私人定制

尊重版权·有侵权联系删除

严禁图片运营商业

版权归作者所有

上一篇: 12月起私行账户转账管理更严 公转私、私转私要小心
下一篇: 这个景宁人创作了150多套字体!你喜欢吗?
 
打赏
 
关注最多
您可能感兴趣的
排行榜
网站首页  |  广告招商  |  版权隐私  |  联系方式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Copyright © 201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梅子新闻网 版权所有